倾茗上河图tha稻米

盗墓 全职
瓶邪 韩叶
\(^o^)/

瓶邪向 短小段子

我总是在想,小哥究竟是不是处/男,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久,尤其是从死水龙王庙回来后,可能我是太闲了,我心下暗道。
当初还在西藏时也不是没有腹诽过那闷油瓶子的冷淡,还想喂他西班牙大苍蝇来着,可接他回来之后便都忘了,事不宜迟,这就下单!
我掏出手机,打开某宝,挑了个看着不错的店,刚准备付款。
“吴邪。”清冷的声音在我耳后响起。
妈蛋!是闷油瓶!

评论

热度(4)